《徹底的愛:酷兒神學導論》說書會系列之一: 天主教同志信徒的信、慾、愛

《徹底的愛:酷兒神學導論》說書會系列之

主題: 天主教同志信徒的信、慾、愛

嘉賓: 教友義安, 博士神學生葉麗珊, 陳滿鴻神父

日期: 2016 年8月27日

 

概要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教友義安以輕鬆幽默的手法,演譯一對同志教友──雞與蛋──的故事。自小受洗的阿蛋一直為同性傾向掙扎,經常去辦告解,但卻又戀上無信仰的阿雞,以愛去打破信與不信的界限。阿雞一直抗拒天主教信徒迷信權威,阿蛋因而對他既愛又憤怒,卻仍不斷誘導他認識天主教信仰,阿雞漸漸看到信仰更多是關於愛與公義,而領洗了。最後,他們更願意向對方承諾終生彼此相愛扶持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葉麗珊指出,同志教友經常辦告解,都源於教會在性方面的教導,承襲著一個長久以來以禁慾為主的傳統,並以守獨身的男性及社會裡男性精英的經驗為判別的準則。但這個傳統並非一成不變,反而在每個歷史情況中不斷作更新。在舊約及新約都只佔很小的部份,而自早期教會,才開始以獨身為先,但聖保祿仍接受性慾是自然而禁不絶的。之後,在面對各種貶低婚姻這俗世生活的聖俗二元思想之下,發展為以禁慾為首,及性與罪有密切的關係,而同時維護婚姻及生育,並作為管制性行為的渠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葉提出三方面的反省:(一)在不少教友的生活中,倫理便等同補贖書,但值得去問,倫理或神學就只有這些嗎?(二)二元對立的思想,如聖與俗、靈魂與肉身、獨身與婚姻、後異性戀與同性戀等分類,讓佔優勢的人將異己描黑;酷兒理論挑戰這種二元對弱勢所造成的排斥及歧視,而<徹底的愛>的作者,正指出天主親自打破人神界限的愛,正是酷兒的精神精髓;(三)同志不會對酷兒精神感到陌生,因自身經驗正打破對人的二元分類,但一直卻在二元對立的之下被貶低,而未被充份視作神學及倫理的參考,所以,性小眾的經驗可豐富人類多樣及多元的普遍原則,但需將打破界限的酷兒精神廣泛地實踐在社會裡,不只限於性/別的倫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陳滿鴻神父則指出,現時應以天主教近代的性倫理作為交談的基礎,尤其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身體神學,同時,他發現,異性戀的愛與同性戀的愛實在有著許多相似的地方。他謙虛地承認,在閱讀<徹底的愛>之前,在教會裡從未聞過酷兒神學,現才恍然它已有廿多年的發展。雖他對這方面的認識不多而不敢隨便作批評,但卻看到只有具備神學訓練,才可以將同志的經驗作系統性的整理後再作神學的重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陳神父欣賞這本書的作者舉出聖三神學作酷兒的詮釋,不但因為聖三神學的重要性被忽略,而且亦如作者所指,天主聖三那超越性的愛,就是酷兒那越軌的解放力量。還有,酷兒的解放性及越軌性亦應放在社會公義的範疇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與會者提問,信仰如何不只局限於辦告解?葉麗珊指出,個人悔罪集中在個人層面的省察,是無可厚非的,只有透過集體的悔罪禮儀去反省社會問題,才讓個人省察到結構性罪惡。陳神父回應,酷兒的解放力量就是爭取社會公義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另一提問是,同志的經驗在天主教傳統的角色,以及天主教對同性戀可會有改變?陳認為,從現時香港的情況來看,是不會有轉變的。葉則認為,引領著教會的更新不完全只有人,她約十年前開始進修神學,當時無人可預料到會有這樣的教宗方濟各,對同志有這麼的體諒及關懷。世界各地爭取同志平權的人士當中,亦不乏教友。現時她也聯絡了大陸、台灣及香港的天主教同志,協助籌備一本信仰/靈修歷程集,讓同志發聲,現只欠資金作出版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與會人士則分享到,不必坐著等待教會改變,同志如去研習神學,便有助帶來改變。

 

0
0
0
s2sdefault
powered by social2s